唐人街和对被取代的集体斗争: By Jannie Leung 梁泳詩, Chinatown Action Group 華埠行動小組

English translation here: Translated by Godfrey Tang

chtn_1

 

承接两个世纪前的历史,当时在资本主义的殖民政策,种族主义及阶级压迫产生了这个地区,今天要把唐人街以中产化的手法拆除。这手法并不只在唐人街发生。

正如唐人街的过去不可以跟现在分开,为唐人街战斗也不可以跟其它地区为被取代的斗争分开。在我们集体化的斗争,我们要先对我们的过去建立强烈的了解,同时步处我们跟其它受取代的人有相同的利害关系。

唐人街是殖民产品。加拿大是建立在从原住民抢来的土地及剥削移民劳工背上。1800年代中国劳工成为铁路及大型基建的廉价劳工的主流。中囤劳工的到来主要是歐洲殖民政策的成果,破坏了中國的自给自足經济同时产生了大量的移民劳不。加拿大各地的唐人街是中国劳工唯一可以准住的地方。今天殖民暴力在原住民土地上的开采工业继续依賴廉价移民劳动力。

唐八街是种族歧视的产品。“唐人街”是欧洲对不受欢迎鄰区的标记,住着低下恶劣的种族。唐人街成为中国人的安全亙助躲避种族歧视及暴力的地方。白人至上是整个殖民历史的主题,制度化了谁擁有,谁有话语权及谁得到资源。用中国人做失业及高房价的代罪羔羊,分散了(资本主义)用种族分化我们的社区。

唐人街是階级打壓的产品。自从早期中国人移民加拿大一直存在于猶太人式的离散。在资本家中有中国人依靠契约工人媒利及炒卖地产。中国工人来出卖劳动力同时建立唐人街所以时至今日唐人街仍然是个工人階级的鄰社。我们不能把种族歧视混为階级的分鬲。

在以”复興“造伪命题的新鄰区指引使唐人街商品化成为男类的旅游吸引。”复兴”的手法是习惯性的扣起低入息社区的服务及维修费用让私人资本在发展中有高度回报。1960年代在士达孔拿区那些老旧建筑需要昂贵的維修费从申国人手中被取代。高级的市场屑屋及商店优先于可负担房屋及文化相容的低商店·在唐人街隹的长者少有有意义的参与鄰区计划的决定。通常是有语言能力同意发展的商会取代了他们。

Photo credit: Tami Starlight
Photo credit: Tami Starlight
You might also like
404